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12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

作者:天海山 最后更新:2019-04-24 21:04
    “稳住,等敌军靠近再开枪。”

    有葡萄牙军官大声命令着,同时另有几名会汉语的雇佣兵在童以振的队伍中,正帮着指挥他们的弓、铳手。

    很快,对岸明军的炮火也开始了还击。

    福斯托从那炮声中立刻判断出来,应该是八磅到九磅左右的加农炮,大概有六七门之多。

    难怪这些家伙显得如此有底气,他心中嘀咕,原来他们配备了这么多大炮。不过他随后又冷哼道:“但只能打在土垒上的炮弹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为了防御珠江这段狭窄的水域,他令人将土垒堆了近八尺厚,以八到九磅炮的威力,没有一两天时间根本不可能轰开。

    而他这边的火力却能毫无遮拦地覆盖江面上冲过来的敌船,如此对射消耗,最多两三个小时战斗便能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又转头命令副官,“发信号吧,让埋伏在两侧的炮船准备出击,最好别让一个敌军上岸。”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东岸的明军开始强渡珠江的十多分钟前,西岸的一片树丛之中,张家玉终于看到时针和分针转至他等待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合起怀表装进胸前的口袋,对传令官挥手道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他的命令迅速传了下去,随后,九百多名龙卫军士兵一齐悄然动身,朝童以振的防线快速袭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出了一二百步之后,对岸的渡江船只才开始下水,又过了片刻,终于听到了粤军阵地的炮声。

    这种极为精确的同时出击的军事行动,在明代恐怕还是第一次。要知道,这个时代打仗,前后相差一个时辰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想当年萨尔浒战役的时候,就是因为几路明军未能同时到达阵地,才给了建虏各个击破的机会。若那时他们也如龙卫军这般给军官标配怀表,辅以适当的战术安排,多路同时夹攻,就单靠人数硬扛,努尔哈赤也绝不是明军的对手。

    十来里地,对全骡马化的龙卫军来说就是不到二十分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葡萄牙人大炮的火光清晰地标示出了自己的位置,张家玉估算距离已经差不多了,立刻对传令官道:“执行甲字预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斯托满意地透过硝烟的缝隙看去,只见珠江正中间各色舟船先后沉入水底,两翼大量的炮船也逐渐形成了合围之势,看来敌军真的是难有一个士兵登上西岸了。

    但他总觉得似乎缺了点什么,是什么呢?

    他正凝神细思,忽听身后隐约有几声枪响。

    搞什么?难道是辎重营的士兵走火了?他皱眉转头看去,却见一名粤军骑兵惊慌失措地抽马跑了过来,声音嘶哑地大喊:“偷袭!有敌军在后侧偷袭!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?!福斯托闻言大惊,所有四千明军都在江对岸,他近几日不惜人力一直紧盯着,敌人哪儿来的兵力偷袭?

    他吩咐副官将那传讯的骑兵带到面前,厉声问道:“偷袭的敌军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那骑兵听通译询问,忙道:“天色有些暗,看不太清,似有几百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打的什么旗号?”

    “他们旌旗只有蓝底,未见字号。哦,对了,这些人穿得五花八门,却有不少火铳。”

    福斯托低头沉思,没有统一军装,旗号又乱,难不成是乱民?

    他转身看了眼江中已被炮船围起来的明军渡江船队,看来将其全部歼灭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了,于是命令副官,“努涅斯,命令我们的人,转身结阵,把这些不开眼的乱民收拾掉。”

    他又想起眼下为了抵御明军抢滩,他手下所有雇佣兵几乎都是持火绳枪作战,令长矛手换武器又要浪费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他又对努涅斯道:“让童将军拨八百刀盾手和长矛手,在两侧掩护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长官!”

    那传令兵刚转身离开,福斯托便忽听到自己阵线后方传来数声惊雷般的巨响,他的脸登时便有些发黑——这分明是六磅左右的加农炮,乱民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琢磨这些到底是些什么人了,总之身后出现一群装备了大炮的敌军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他的土垒是用来防御明军渡江的,是以西侧仅有一排供枪手战力的木架,对身后的炮击毫无防御能力。

    几发炮弹准确地砸在缩在土垒后面的粤军人群里,整个防御工事里立刻传出一阵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好在葡萄牙雇佣兵经验丰富,骤遇炮击却还能冷静以对,到偷袭的明军第二次开炮的时候,他们已勉强组成了五排的火枪方阵。

    只是为他们掩护的粤军被吓得趴在地上,好半天才聚起二三百人。

    一发炮弹自西侧呼啸而来,正击中了仍在朝江面开火的一门十二磅炮。本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装填手被轰飞的炮身拍在胸口,内脏从背部喷涌而出,吓得他缓缓转过头去,但清晨昏暗的光线令他只能看到远处不停闪动的炮火。

    他立刻扯起嗓子嘶喊道:“步兵,步兵在哪?快掩护我们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提醒了福斯托,放任敌人这般炮击,自己的阵地很快就会垮掉,不用再等童以振的兵了,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战斗力。

    不管身后的是乱民还是什么,总之他们都是群东方人,只要自己的火枪手们冲过去放几轮枪,应该就能将他们打散。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立刻对努涅斯道:“突击敌人的炮兵!快!”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

    随即鼓声和风笛声响起,葡萄牙佣兵们端着火枪齐步向西侧压了过去。两侧负责掩护他们的粤军见状,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佣兵方阵的背影已有些模糊了,忽有一条哨船从江心拼命摇桨而来,等船靠在岸边,几名水手迅速跳下船来,飞一般跑向粤军阵地,一面挥手高喊。

    福斯托皱眉看向一旁的通译,“宋,他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……江面上那些船里没人……都是些套着军装麻袋……”

    福斯托脑袋嗡的一下,难怪自己方才感觉缺了点什么,他这才想了起来——声音!珠江上那些落水的“敌军士兵”竟然没有发出惨叫声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