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789 慈善

作者:鲇鱼头 最后更新:2018-12-18 23:50
    裙带关系哪都有,美国也不例外,看看罗伯特·林肯,看看本杰明·哈里森,不得不感叹,投胎真的是个技术活。

    有亚伯拉罕·林肯铺路,罗伯特·林肯这辈子可以说是顺风顺水,哪怕在考哈佛大学时17门课程有16门不及格,罗伯特·林肯还是得以进入哈佛大学学习,并且顺利毕业,后来罗伯特·林肯娶了爱荷华州参议员的独生女为妻,之后罗伯特·林肯更是顺风顺水,直到今年被海斯任命为战争部长。

    好吧,在被任命为战争部长之前,罗伯特·林肯从来没有上过战场,和战争的唯一交集就是亲眼目睹了罗伯特·李投降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罗伯特·林肯今年刚满36岁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,如果忽略罗伯特·林肯的背景,从另一个方面看,这倒是很符合海斯推行文官制度的初衷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乔治·梅尼培尼已经没有理由拒绝,只要李牧能打通战争部的关系,乔治·梅尼培尼并不介意送人情,那些土地给谁占都是占,要么是印第安人,要么是白人农民,要么是骏马集团,对于乔治·梅尼培尼来说,这都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晚宴确实是声势浩大,没有人能拒绝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的邀请,一共有超过700名宾客参加了晚宴,比预想中的还要多,几乎每一个接到请柬的客人都亲临现场,即便无法亲自到场,也会让家人致歉,并且主动为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捐款。

    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举行晚宴,主要目的也就是为了捐款,做慈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,为了筹集更多的捐款,基金会的理事们还准备了一部分珠宝首饰,用来在晚宴过程中拍卖,其中不乏李牧收藏的一些精品。

    李牧下来的正是时候,宴会刚刚开始,在会场一角,有一个装饰简单的小舞台,这个舞台接下来将会是晚宴的中心,劳拉和格洛莉娅将会在那里介绍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的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,待会要进行的拍卖也会在那里举行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下来了,刚才莉莉一直在问我,再不下来,莉莉就要上去找你了。”李牧刚刚来到会场,初雪就略带焦急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哈,我以为没有我什么事呢,今天你们女人才是主角,我们男人是配角。”李牧甘愿做绿叶,不做也不行,场地中央已经全部被女人占据,这在以前的宴会中几乎不可能出现,但是今天,男人们三五成群的在周边聊天,看他们的表情和态度,很明显并不只是李牧一个人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是配角没错,但是不可或缺,因为一会有拍卖的。”初雪现在有时候也是调皮,以前的初雪,从来不敢这么调侃李牧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这样的初雪反而更可爱,李牧倒是很乐意初雪更加开朗一些。

    场地中央,劳拉和格洛莉娅被盛装打扮的女人们团团围住,俩人看样子还有分工的,劳拉周围的女人们年龄稍微大一些,格洛莉娅周围的女人们年轻一些,男权社会,女人们很少有机会抛头露面,更不用说以女人为主筹备什么事,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是第一个以女性为主成立的组织,可想而知,这些女人们有多么热情。

    看到李牧终于出现,格洛莉娅居然忙得连打个招呼都顾不上,只是匆匆挥挥手,就继续耐心的向周围的太太小姐们解释。

    “感觉好像我们忽略了什么。”洛克菲勒不太高兴,随手递给李牧一杯酒,初雪不想听两个男人抱怨,向洛克菲勒打个招呼,急匆匆去找小棉袄。

    “面对现实吧,我们不可能永远把女人关屋里。”李牧很清楚的知道,女性社会地位提高意味着什么,没准劳拉和格洛莉娅就是将来的第一代女权主义者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,李牧也无法阻止,现在的美国还是男权社会,一般说来,女人甚至连工作的机会都没有,不过这个固有概念正在逐渐被打破,在纽约,也只有中产以上阶级才有资格不让家里的女人工作,更多的女人不得不走出家门寻找工作挣钱补贴家用,所以说,女性社会地位提高根本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纽约还好点,即便是在工厂里,女人从事的工作也大多和体力劳动无关,在纽约之外,女人的工作几乎和男人没多大分别,五大湖的女人连矿工都做,下井的时候也同样赤身裸体,当生存都开始遇到威胁的时候,传统会很快崩塌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这么想,标准石油也是有女性员工的。”洛克菲勒马上撇清,这会儿要是谁敢说句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,一定会被在场的数百位女性团团围攻。

    “咱们之前在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,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,其实女学生的比例并不低,在教育、医疗、文秘等等几个学院内,女学生的比例甚至比男学生更多,所以接受现实吧。”李牧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,所以接受起来毫无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李牧所说的男女比例,现在还只是开始,等秋季新生入学,女生的比例还将会更高,在目前的骏马附属学校,女生的比例已经高于男生,这和清国的重男轻女思想关系很大,毕竟骏马附属学校中绝大部分学生都是男孩,太平洋公司即便竭尽全力,从清帝国带到美国的男孩也很有限,除非是那些举家搬迁的。

    “这我可以理解,女人很多时候比男人更细心,所以在需要耐心的职业上,女人肯定是有优势的。”洛克菲勒也理解,现在商场里的售货员,就大部分都是女人。

    李牧和洛克菲勒还在讨论性别的时候,大都会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尼尔森·特里维康快步走上小舞台,他是今天这个晚宴的主持人,也是待会拍卖会的拍卖师。

    “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来到‘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’举行的慈善晚宴,上帝告诉我们,唯有爱心能造就人,今天我们在这里相聚,就是为了让更多人感受到我们的爱心——”尼尔森·特里维康来自英国,当初玫瑰公司的拍卖会就是尼尔森·特里维康主持的,可以说是见多识广,主持晚宴自然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今天的这次慈善晚宴上,第一次使用了扩音器,这一次可不是简单的铁皮喇叭,而是由麦克风和扬声器组成的扩音系统,这是骏马实验室的最新产品,除了麦克风是由埃米尔·柏林内尔发明的之外,其他组成部分都是由骏马实验室补充完成。

    在发明扩音系统的过程中,尼古拉·特斯拉发挥了重要作用,这家伙在电磁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天才,据说只用了一个下午就完成了图纸设计,然后骏马实验室根据图纸进行生产,结果让人吃惊,尼古拉·特斯拉的设计简直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在隆重介绍了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之后,尼尔森·特里维康热情邀请劳拉和格洛莉娅上台,劳拉和格洛莉娅毫不拘束,落落大方的上台,然后就由劳拉开始介绍为什么要成立基金会。

    “——我们当时在吕宋,约翰和里姆有工作要做,我和莉莉就只能逛街,哦,对了,还有詹妮弗,请原谅我詹妮弗,你并不光彩夺目,但总是让人难以忘怀——”劳拉主动提起初雪,这并没有恶意,格洛莉娅也没有感到尴尬,她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很融洽:“——我们看到,很多人挣扎在温饱线上,他们严重的营养不良,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,没有前途,他们衣不遮体,如果不是亲眼看到,真的很难想象,十岁的孩子居然还没有一件可以遮体的衣服——有一天晚上,我和莉莉聊天,莉莉问我,我们为什么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?这个问题提醒了我——”

    劳拉其实是个很安静的人,但是今天,劳拉似乎很有说话的欲望,提起吕宋的见闻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台上说得认真,台下听得也很认真,女人都是感性动物,很多人被感动的泪水连连,就连洛克菲勒也有点动容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预感到,待会我又要花一大笔钱,买回家一堆根本用不到的东西。”洛克菲勒的声音很小,李牧勉强能听到,这让李牧差点就无法维持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好吧,这是个误会,洛克菲勒是不可能被这种级别的演讲打动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类似洛克菲勒和李牧这样的人,他们意志坚定,不会轻易动摇,怜悯这种东西对于李牧和洛克菲勒来说都是稀缺品,这怪不得他们,生意场上无父子,太丰富的感情只会节外生枝,面对敌人,李牧和洛克菲勒从来就不会手软,更不用说,劳拉所说的那些情况,很多情况下正是李牧和洛克菲勒这种人造成的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着李牧和洛克菲勒会干涉劳拉和格洛莉娅做慈善,人都有两面性,李牧可以一边对远东的土著痛下杀手,一边也会竭尽全力帮助美国华裔;洛克菲勒可以一边镇压工人罢工,一边为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捐款,这两者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“有几样东西还是很不错的。”李牧也是无奈,格洛莉娅可是从李牧这里弄走了好几件精品,让李牧颇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不过李牧也没办法,格洛莉娅拿走的,都是威尔从蒙大拿带回来的战利品,严格说起来是格洛莉娅自己的东西,李牧还真是管不着。

    那边劳拉终于介绍完“劳拉和格洛莉娅基金会”的由来,在热情的掌声中,尼尔森·特里维康回到台上,开始主持接下里的拍卖。

    第一件拍品就是格洛莉娅捐赠的,一块重达十克拉的红宝石,这块宝石的原产地并不是锡兰,品质说不上完美无瑕,不过也是难得的精品。

    印第安人可以切割宝石,在印第安人那个年代手艺也还算得上不错,不过这个“不错”也要看和谁比较,两百年以前的工艺水准,放在今天就是暴殄天物,李牧在得到这批宝石之后,对其中的一部分进行了再加工,手艺当然比以前的好太多,格洛莉娅拿出来的这一颗就是加工之后的精品,根本不会流入到市面上,只有在大都会拍卖行才可以见到。

    对了,大都会拍卖行也是李牧的产业,这是李牧现在收藏的主要来源,很多时候,卖家的拍品根本不上拍,李牧会直接收购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件来自印第安人的上等宝石,经过比利时工匠鲍比·布卢默的重新切割,它有16个刻面,纯度为无瑕级,重量为101克拉,来自总督岛的格洛莉娅女士慷慨捐赠,我敢说,这是三年来纽约拍卖市场上出现的最好的宝石,错过这个机会,你说不定要再等三十年——”尼尔森·特里维康已经脱去了外套,挥舞着手中的拍卖槌,在这个场合里,人人都表现出了自己的慷慨,尼尔森·特里维康主动表示会无偿主持这一次的拍卖。

    “闭嘴吧尼尔森,快说低价多少?”有人迫不及待大喊,更多人失笑不已,别指望上流社会个个都是绅士,总有些人根本不屑于伪装。

    “底价十万美元——”尼尔森·特里维康虽然没好气,但是也不敢得罪到场的宾客,哪怕是土包子富豪,那也是富豪,搞不好会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“十一万!”

    “十一万五千!”

    “十一万六千!”

    “十二万!”

    喊价声马上就此起彼伏,做慈善当然好,但如果做慈善的时候还能有所收获就更好了,所以,就算这颗宝石的价格高一点那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把它买回去?”洛克菲勒根本不参与竞价,笑吟吟的看着李牧,等着李牧去当冤大头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这种级别的宝石多得是,你愿意你去买啊。”李牧才不上当呢,不管是李牧还是洛克菲勒,只要任何一个人举牌,拍卖就会马上结束,那也就失去了慈善的意义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